“百年担当”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浙江艺术特展开幕
新文科背景下中国艺术教育的内涵式发展 ——“中国艺术大讲堂”在中国美院启动
全国政协委员许江:关于青少年教育、繁荣艺术创作、文化产业发展的提案
省社科联二级巡视员俞晓光一行赴中国美术学院调研
省文联召开第九次代表大会

“物色其华——杨参军具象表现绘画研究展”隆重开幕

“物色其华——杨参军具象表现绘画研究展”隆重开幕

 

 

许江 题词

 

2020年12月11日下午,“物色其华——杨参军具象表现绘画研究展”在光达美术馆隆重开幕。本次展览由光达美术馆和中国美术学院艺术哲学与文化创新研究院主办,中国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学院油画系具象表现绘画工作室承办,蒋梁、王乐其策展。

 

展览开幕式现场

 

出席本次展览开幕式的领导和嘉宾有中国美术学院原院长肖峰、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许江、中国美术学院党委书记金一斌、中国美术学院原副院长宋建明、中国美术学院原党委副书记胡钟华、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曹晓阳、浙江音乐学院纪委书记应达伟、州市上城区协副主席陈少华、浙江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骆献跃、浙江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王敏杰。来自中国美术学院的同事和艺术界嘉宾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副主席
中国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许江致辞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许江首先在开幕式中致辞。他以慷慨激昂又富有思想深度的语言,对具象表现绘画和杨参军的绘画作了高度总结和评价。具象表现绘画是由法籍华裔画家司徒立先生引入中国,得到时任院长肖峰的大力支持。当年许江老师以前瞻性的眼光敏锐地洞见了其学术价值,认为这是具有思想深度的绘画,紧扣“图像时代绘画何为?”的问题与出路,并且指向重建“绘画诗性”和“绘画东方学”的未来远景。

在讲话中,许江还特别提到光达美术馆对具象表现绘画的贡献。光达美术馆由司徒立先生和光达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火法共同创办,是国内具表绘画展览与研究的主要基地,近几年来,举办了一系列关于绘画真理性的学术性展览。今天,杨参军的“物色其华”以具象表现绘画研究为命题拉开帷幕,我们仿佛沿着一篇著名的大山行走,向着深处我们又观览了一座峰壑。其中的风光有积累,有独创,有风和日丽的华彩,有扁舟一棹的追求。

 

光达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何晓菲致辞

 

光达控股集团副总裁何晓菲女士代表主办方致辞,对今天出席开幕式的各界朋友们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诚挚的问候,并对本次展览的策展团队、工作人员、志愿者、以及各方媒体表示由衷感谢,预祝《物色其华》杨参军具象表现绘画研究展圆满成功

 

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主任封治国致辞

 

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主任封治国从中国美院油画系学术发展的背景和脉络,对具象表现绘画作了深入的解读和评价,并认为具表艺术思想和方法对中国美术学院及油画系产生了广泛而深厚的影响。同时他也认为杨参军的绘画实践与探索融合了具象表现绘画与中国艺术的精神。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艺术家杨参军致辞

 

杨参军深情回顾二十五年来具象表现绘画实践探索、教学研究的亲身经历,充满激情又风雨兼程,坎坷纠结又富有收获,呈现一位执着的画家对艺术真实探索的心路历程。他的发言深得画家们的共鸣。同时,杨参军对社会各界的支持和对来到现场参加开幕仪式的领导、嘉宾和绘画界的同道们致以诚挚的谢意。

 

展览策展人、具象表现绘画工作室导师蒋梁主持开幕式

 

开幕式由本次展览策展人、中国美术学院具象表现绘画工作室主任蒋梁主持。他介绍了杨参军具表绘画的特点以及本次展览的缘起、主题和结构。同时,他也阐述了具象表现绘画所具有的学术价值和在当代艺术情境中指向未来的意义。

 

展览开幕式现场

 


 

杨参军绘画的求索

司徒立

 

上世纪91年,我应蔡亮先生的邀请,访问国美,他带我去看他唯一的研究生杨参军画的《六君子》,写实功夫真好!至今印象深刻,见画未见人,那次与参军缘悭一面。之后几年,我在国美讲学,始终未遇见他。直到九五年,才在巴黎艺术城见面,一见如故。我们经常一起吃饭、喝酒,天南地北胡侃,就是不谈艺术。但我知道参军和其他几位国美的年轻老师,每天都各自去看博物馆和画廊。

在参军留学巴黎最后一个月的一个上午,他来我家,说自己看了许多画,思前想后,觉得具象表现绘画似乎更适合他未来的路向。我们倾谈了一个上午,午饭时分享了剩下的炒饭,就开始工作。我让他用H硬铅笔,画在画室中那棵在空中,爬了几米高的龟背莲;画植物在空间中展开的姿态,实存与虚空,谈何容易!要画好它就得要有些上手的方法。我让他学习塞尚的构成方法;贾克梅蒂的抹去重来......这些方法无非是如何探问真实,观看真实,还原所见。之后一个月,参军每天一早,乘坐1号倒9号地铁到我画室,直画到夜深,才回艺术城去。听说他睡前还会写许多笔记和所思,思想的激越,令他彻夜难眠。有时候,我们会一起去看画展,记得德朗的回顾大展,很令参军激动,他用珍贵的余钱,买了一本徳朗的画册。德朗是西方现代艺术运动的开创者之一,也是第一个对现代艺术批评反思的人,他是具象表现绘画的贾克梅蒂和巴尔杜斯连结塞尚艺术的关键人物。德朗写的《物画论》,提出“由物到画的艺术转換之中,存在着一条遗失的法则”,他著名的一句话是“寻找遗失的秘密”。这秘密看来是指一种绘画方法,但它最终指向的应是艺术作品的本质。海德格尔说艺术作品的本质是“真理发生的原初方式”。参军上次在中国油画院举办画展的题目即是《寻找真实》。什么是真实?无常世界中有什么不变的、确定的东西,让我们逼真模仿吗?在存在世界中,只是可见的在场之物吗?那些不可见、不在场之物呢?物理学家新发现一种“暗物质”,明知它在那里,就是看不见,无法证明,但光线遇上它,却拐弯走了。这物理学,我不懂,但听听就很刺激人,很诗性很想象?这是所谓存在的深度吗?夫子说:“不学诗,无以言”。“詩”字从言从寺,是神圣的言语。存在世界有太多的事情说不清楚,诗是那种说不可说的神圣言语。神圣什么意思?我们只可仰望!俗话说神龙见首不见尾。海德格尔在希腊的古语言中,找到aletheia这词,原义是“揭蔽”,它的意思是,事物的真实原初是隐蔽的,要强暴地揭开遮蔽,真实才显露出来。但与其说真实是显露在澄明的确定之中,不如说是隐蔽与显现的隐与显发生抗争的共存事件。

参军,他不停歇地到处写生,在具象与抽象,可见与不可见,隐与显之间求索。现实并非真实,观看之道,在实存与虚无之间。荆浩笔法记开头便说“夫画者,真也”,真实始终是参军绘画追寻的许诺地。

 

祝愿参军画展成功!

司徒立

 

展览现场·一号厅

 


 

存在的“秘密花园”

高世名

 

首先,我代表中国美术学院,向“物色其华——杨参军具象表现绘画研究展”的开幕表示热烈祝贺!

杨老师是中国美术界的名家,更是中国美术学院的学术骨干;他长期担任绘画学院学科带头人、油画系专业负责人,对国美油画的创作和教学作出了巨大贡献。

杨老师是我的前辈。就个人而言,对于杨老师最初的印象,是浙江美院那条安静的小街上喀喀作响的皮靴。那些年月里,参军老师跟其他几双皮靴一起,一路大步前行,一路高谈阔论,时不时发出一阵阵爽朗的笑声。后来我知道,那是一个行进中的绘画群体,也就是今天所说的“具象表现绘画”。

第二个印象是1990年代中期,在油画系具象表现实验班的教室里,永远有几位专业老师随堂写生的身影,杨参军老师是其中相当勤勉的一位。说起来,那真是“具表”的好时光。大家真诚而执着,老师们跟学生们读同样的书,争论同样的话题,描绘同样的事物。大家画的诚恳,读的认真,谈的严肃。

这个展览的副标题是“具象表现绘画研究展”,绘画如何研究?研究何以展示?到底是作为绘画的研究还是作为研究的绘画?新世纪以来国际艺术界讨论的“作为研究的艺术”(Art as Research),对三十年前那些“具表”的探索者们来说,却是再自然不过的事。看与画、思与感、绘画与研究,都是同一件事,同归于视觉的体察与存在的澄明。具表是一种研究性的知行实践,更是“此在的素描”,她揭示出画家的眼与手之间的距离,那是绘画之“心眼”起作用的场所。具表建立了当代绘画的一些基本信念——回到视觉,面向事物本身,抹去重来,境域直观,感性的完满……,为1990年代的美术学院带来了一股知性的清风。

2002年,中国美院与中国现象学哲学专业委员会共同组织了一场艺术家和哲学家的研讨会。会议进行了两天,我整理出一个“误解辞典”,比照了艺术家和哲学家们对同一些概念的不同理解。其实,对大多数艺术家来说,望文生义,恰恰是驱动创作直觉的一种合理的方式,因为归根结底,艺术是从感觉出发,诉诸身心的感应,诉诸工具与材料的操持。

我猜想,对杨参军老师来说,现象学之于“具表”最关键的作用,是深化了“写生”的意蕴。与传统学院派画家的对景写生不同,“具表”试图在画家和世界之间保持一种“非对象化”的关系;试图超越“主客”之间的对峙,进入到一种循环往复的视觉发现和对话之中。在“具表”的意识里,不存在孤立的、外在的“对象”,不存在客观的风景或景观,只有与观察者共在的自然、彼此应答纠缠着的世界,那是存在的“秘密花园”。

在这里,事物重新变得陌生起来,手法再次变得生疏起来;画家的感受力变得无限丰富,同时又渐趋精纯,绘画成为“此在的素描”,绘画的生成性(becoming)和存在学(being)意味随之展开……。

一晃三十年过去了,杨参军老师在绘画道路上已然走的很远。从他的近作中,我们看到从容精到的笔法、挥洒自如的作风,以及弥漫着书写性的油画语言。我猜想,与三十年前一样,他或许正在试图重新开启身心,重返视觉,再一次地、一次次地面向事物本身,用他的画笔,去探询那存在的秘密花园。

预祝展览成功!也祝愿杨参军老师在具象表现绘画的“林中路”上收获更多的精彩!

 

展览现场·四号厅

 


 

“物色其华”展览前言

蒋梁

 

杨参军教授是当代中国具象表现绘画重要的代表画家之一。他的绘画生命的根脉属于具象表现绘画,他的绘画也见证着具象表现绘画三十年在中国土地的生根、发芽、开花与结果。

具象表现绘画远接塞尚、德朗、贾科梅蒂和莫兰迪,近随阿里卡、森-山方,雷蒙-马松和布列松等。这是西方画坛的另一类绘画。他们不愿追随西方现当代艺术史发展的逻辑,而是追问绘画的真实和本源。他们的共同特点在于:以视觉的观看为切入,面向事物,通过即现象即本质的直观,来切近艺术的真实。所以它不是一种绘画的流派和风格,乃是关于绘画求真的方法和道路。此道路触碰到了二元对立的表象观念中,从传统到当代的艺术史内部的困境与疼痛。它穿越西方二战之后现代与后现代所笼罩的“绘画已死”以及“图象僵化”的困境,为纯粹的绘画打开一片光明的场域。连结杨参军从法国到中国的具表研究与创作,是司徒立先生。他是法国具象表现的画家之一,也是其中的理论总结者和传播者。他从艺术存在论的思想维度,结合现象学与中国艺术精神,创造性地提出具象表现绘画方法和绘画境域论。1991年,司徒先生将具象表现绘画传入中国,让一批画家在绘画式微的迷茫沮丧中重见前进的方向。

具象表现绘画进入中国之后,许江教授以前瞻性的眼光洞见了其学术价值,认为这是具有思想深度的绘画,紧扣“图像时代绘画何为?”的问题与出路,并且指向重建“绘画诗性”和“绘画东方学”的未来远景。在他的积极倡导和直接领导之下,中国美院油画系开始招收试点班、成立具表绘画工作室,招收硕士和博士生研究生、成立艺术现象学研究所,培育学者型画家等系列举措。以许江院长为首的学术团队,推动具表成为创作、研究、教学的实验场,成为中国美术学院的学术高点,开启了迄今为止近三十年的具表中国阶段。

杨参军教授是具象表现绘画中国阶段最早和最重要的参与者之一。1995年回国后,他便与油画系几位教授一道进行具象表现绘画教学与研究。他们团聚在一起,意气风发,互相砥砺,风雨兼程,一同前行,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其中,并实行从创作到教学的重构。他们在实践中磨砺具表的思考和体验,让“当代绘画穿越前卫和现代的泥沼,克服盲目趋新的求变心态”(许江语),回到人的感受力,是其所是地面向事物本身。

杨参军教授长期以写生为自己的作画方式,直面事物,直接描绘,反反复复。他的绘画写生与传统意义的写生的最大区别在于,这不是习作,而是直接面对事物当下完成的独立作品,他所要的是在写生过程中通过还原、描述、与时间中的无穷意向性结构,去追寻视觉的真实。因此这写生指向的不仅仅是“画我看到和感觉到的”(库尔贝语),而是包含现象感觉的多种层次。

回首这四分之一个世纪的绘画探索,杨参军历经老美院画室、皇城花苑画室、南星桥仓库画室、富阳画室,期间还有故乡的菜场与一望无际的田野;静物、风景、人物;铅笔、木炭、水墨、色粉、丙烯、油画,众多的写生作品形成大地之上一片感性的场域。

“面向事物本身”是现象学精神的基本态度。对杨参军来说,此“事物”不仅是指他面前的“实存之物”,也是他眼中的“视象之物”, 更是他画面的“表现之物”。本次展览试图呈现杨参军对此三者之物的转化关系、转化方法与转化特点。展览的结构分为“悬置——沉积之物”、“质疑——虚玄之物”、“意向——构存之物”、“描述——形象之物”和“现象——绽现之物”五个板块,这是杨参军具象表现绘画探索的五个阶段、他绘画风格中的五种显象 ,也更是他三者之物转化的一个方法结构。

 杨参军绘画的物象是由它们编织成的整体。交叉叠合,互相牵引,重叠推进。感于物而后动,物我界限消解,天地照应而万物化生。

 

展览现场·五号厅

 

展览现场·七号厅

 

本次展览展期为2020年12月11日至2021年2月28日。欢迎观展!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