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与方法——中国美术学院具象表现绘画教学研讨会隆重召开
“百年担当”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浙江艺术特展开幕
新文科背景下中国艺术教育的内涵式发展 ——“中国艺术大讲堂”在中国美院启动
全国政协委员许江:关于青少年教育、繁荣艺术创作、文化产业发展的提案
省社科联二级巡视员俞晓光一行赴中国美术学院调研

“湖山吟——章晓明绘画艺术展”开幕




湖 山 吟

THE CHANT OF MOUNTAIN AND LAKE

章晓明绘画艺术展

PAINTINGS AND DRAWINGS BY ZHANG XIAOMING


◎ 时   间:2021年11月10日-2022年1月10日
◎ 地   点:光达美术馆(杭州市上城区虎玉路18号,联系电话:15757728728)
◎ 主   办:中国美术学院艺术哲学与文化创新研究院 / 光达美术馆
◎ 承   办:中国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学院油画系具象表现绘画工作室




2021年11月10日下午,“湖山吟——章晓明绘画艺术展”在光达美术馆开幕。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油画学会会长、浙江省文联主席、中国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许江,著名油画家、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全山石,中国美术学院艺术哲学与文化创新研究院院长、教授、光达美术馆终身馆长司徒立,中国美术学院原党委副书记胡钟华,浙江音乐学院纪委书记应达伟,中国美术学院党委委员、宣传部长、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余旭红,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老教授张自薿、胡振宇、秦大虎、徐芒耀、章仁缘、成南炎、黄发祥、翁诞宪、杨参军,及中国美术学院师生出席开幕式。




展览开幕式现场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油画学会会长、浙江省文联主席、中国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许江致辞

许江在致辞中对章晓明的绘画作了高度的总结和评价,也表达了对具象表现绘画的深厚感情。许江认为,章晓明的绘画有两个重要特点,第一是浓,他的作品色泽润厚,夜的浓、树的浓、湖的浓,交织在一块;第二是巧。浓是他的天性,巧是他的能力。浓与巧遇到了一起,就发生了绘画最有趣的事,就是意境。

许江以张岱《湖心亭看雪》比拟章晓明的画作,令人印象深刻:“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在许江看来,章晓明的画作既简约又丰富,既单纯又饱满。他用纯山、纯水来表现这种纯然的意境。他的画作很静,但在静的底层有一种沉吟,一种虎啸龙吟的声音在沉吟。章晓明的画带给我们一种吟诵之感,那是画画的人之间的会心的感动。


中国美术学院艺术哲学与文化创新研究院院长、教授、光达美术馆终身馆长司徒立宣布画展开幕


浙江省油画家协会主席、中国美术学院教授杨参军致辞

杨参军深情回顾了他与章晓明之间长达几十年的交往和深厚友谊。杨参军表示,他本人是章晓明绘画艺术一路走来的见证人。早在九十年代初,章晓明绘画语言中就有一种西方的优雅。从三十年前他画的那些木工房,到静物、花卉,再到这次展出的“夜西湖”系列,我们可以一路看到章晓明艺术生命的轨迹。这是一位不断求变的艺术家,一位从不满足、从不原地踏步、不断挑战自我的艺术家。从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中国传统和西方绘画的融合一直是他努力的方向。他的作品里不仅有雄浑、浑厚,也有优雅,更有一种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执拗。他一直坚持写生。他试图在写生中,通过写生达到一种对事物深刻的理解,然后从理解中转化出一种形式语言。


浙江省油画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学院教授、艺术家章晓明致答谢辞

在答谢辞中,章晓明表达了对出席开幕式的各界嘉宾、老师、学生和工作人员的感谢,并特别提及司徒立教授对他的艺术道路的启迪,以及光达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火法先生对于本次展览的支持。


展览策展人、中国美术学院具象表现绘画工作室主任蒋梁主持开幕式

蒋梁介绍了本次展览的艺术家、展览主题和展览基本情况。蒋梁表示,章晓明是中国具象表现绘画的一员大将。具象表现绘画是由司徒立先生于1991年传入中国,并在许江教授的积极倡导和领导之下,成为中国美术学院的学术高点。而章晓明正是中国具象表现绘画最早和最重要的参与者之一。1991年,章晓明留法归国,此后便参与到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具象表现绘画的教学(包括从本科硕士到后来博士的培养)。三十年来,章晓明老师勤于作画,长期坚持以写生为自己的作画方式,直面事物、直接描绘。

本次展览是章晓明30年来的首次大型个展,试图呈现章晓明多年具象表现绘画实践内在的脉络和层次。本次展览由中国美术学院艺术哲学与文化创新研究院与
光达美术馆主办,中国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学院油画系具象表现绘画工作室承办,蒋梁、王乐其策展。










观展现场



纯境的沉吟

写给《湖山吟——章晓明绘画艺术展》

 
许江
 
(一)
 
都说:西湖只有一个,而每个人的眼中却有不同的湖山。有人写湖岸风月,“杨柳岸,晓风残月。”有人写山抹微云,“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白居易眼中是“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苏轼的吟咏:“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最浓郁的正是苏轼的望湖楼醉歌:“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最清浅淡远的该是张岱的《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张岱的雪湖,肃穆沉静,只是天云山水,只是几个淡远的量词,却将湖山素白的好,端于目前。晓明的湖山绘画,总让我纤想张岱的雪湖,既简约,又悠长;既干干净净,又浑浑茫茫。西湖沉静中的意味深长,如晓风残月中的寂然长啸,划人心怀,幽荡难忘。

早先,晓明并未绘画湖山。1987年,中国首届油画展,晓明以一幅《七里铺》面世,引起艺坛关注。那是改革开放的初年,西方百多年艺术史的各色流派纷至沓来。晓明独选古典绘画的方法,表现中国西北风情。那种勾线着色、层层相罩的技法,那种浮雕似的横列构图,那种木然淡远,却又滋然温厚的表情,塑造起中国高原人群的朴然之风,成为那个年代汲取西方画风的一个成功的范例。可能直至今天都有不少青年从中得以启发。


这之后,晓明留法学习三年。和大多数那个年代中国的旅欧艺者一样,晓明在欧洲的博物馆的艺术风情中游荡,长久地游荡。因为欧洲的现当代艺坛让年青的中国艺者全然陌生,对博物馆却有故园的亲熟。这中间,晓明认识了司徒立先生。司徒先生长期思考和实践的绘画理论给予晓明深深的启迪。晓明毅然回国,从头开始,从素描开始。写生,写身边的真切而真实的事物。他的身体力行,带动了国美油画系的绘画之思的好风气,在写生中注入构成性思考,注入语言境域的体验。这时候,司徒立先生应约前来国美,开启长时期的讲学布道,传播当代绘画方法的思考,倡导西方哲学新学的思想背景,全面实施和构建具象表现绘画方法论。晓明是其中的核心成员。他把自己的艺行与思考融入方法论建设,做出突出贡献。当年的“具表三人行”,他是磨心中的一位。他的浓厚深潜,始终为具表教学带来一份难能可贵的厚度。

在这个过程中,晓明除了坚持素描日课之外,创作没有停。他从身边开始。先画了简状画室的结构,让画室春秋成为一场空间“冒险”。又画了一批密密麻麻的颜料,让日日亲近的铝管恍若考古的山峦。晓明有一双巧手和少有的大心脏,所以他学谁像谁,同样画一种东西,却总在细节的关键之处,在亮真刀枪的绝命瞬间,功深一寸,技高一筹。他将阿西加的平面巧构发展成一种餐桌纵横的“果式经典”;他从自家高窗上俯望日日的风景,将那凡常景色画成缠绵生动的山居图卷。所以,首届具表五人展时,有艺评家曾深情地说:不要打扰晓明,不要太多的解说,让他静静地画下去。那绘画的诗意就在其中。



(二)
 
晓明的确静静地画了下来。他画山,群峰寂寂,岩谷悠悠。他画水,一水淡涵,清光远抹。他画晴湖,青翠摇落,林壑传香。他画夜湖,湖光远灯,树风长啸。这些年来,晓明静静地仰南山,俯钱江,听新篁,游夕照,将所见所闻细细地琢磨,汇作湖山之吟。

晓明的湖山吟的最大特点是沉厚。油的画彩,纤丽秾华,贵在骨意。西方五百年厚积,谢朝华而启夕秀。以油的秾华,面对潋滟空濛的湖山,常存冗肥之殇。西湖一水荡漾,三面云山。北面孤山横断,葛岭立屏;南面雷峰兀立,笠岭相连。西面群峦叠嶂,逶迤苍茫。众山如屏,环伺湖水。在晓明眼中,满目风神,其骨在山。此山并不延绵,却如壁如立,苍郁一片。这山与树与岭与湖,浑然一色,卓立于天幕之前。乘天时之机,则可往而愈往;识山形浑茫,则已真而愈真。晓明用沉厚的画笔,编结林壑异样的纤浓,织就浑浑茫茫的璧山。晓明又怀卓然不群的沉着,挥洒画笔,找寻其间的不周不尽之处。如遇不尽,或纤益求纤,秾益求秾;或由纤而秾,厚积沉郁;又或由秾而纤,放笔涂抹。如是再三反复的寻觅和积淀,于不意如是处而忽然如是,进而纤秾得中,老景常新。晓明的山,一派绿林野壑,霞栖气清。


晓明的山因秾而沉着,他的水却因淡而沉着。他画纯然的山,又画纯然的水。这水横流如浑,冲而弥和。虽无一物,却满江落宕。这水无问四季,春水如浊,秋水如澄。晓明不画季节,却只画岁月;不画波光滟丽,却只画天光水色的本身。生活之中,晓明的心跳出乎意料的慢,塑成了一种异乎常人的沉着。秉着这种沉着,他独步河流,潜没江湖。唐司空图《二十四诗品》中关于“沉着”有这样的诗话:海风碧云,夜渚月明。……如有佳语,大河前横。这江流空阔,只是一个静。水流沆砀,虚实相生,偶有声响,划然明快,直若大河横置目前。晓明以这种天性沉着,一任自己沉浸其中,化身其中。这满江的沉挚,不带沾滞,不有空乏,浑浑然蕴成一片纯厚之境。

 

(三)
 
浓是晓明的天性,巧是晓明的能力。这种浓与巧相遇,就产生了绘画最有趣的东西:意境。晓明以浓山、浓水塑纯然之境、气韵之境。中国文化讲气象、气韵,这个气就是浩然之气。韩愈有言:气,水也;言,浮物也。水足则浮物高,气足则艺言高。晓明正有这种气足。苏轼这种气最足。他在杭州时住吴山之上,名“有美堂”。此堂可东望钱江,西瞰西湖。他的名诗《有美堂暴雨》写江东骤雨的景象:“游人脚下一声雷,满堂顽云拨不开。天外黑风吹海立,”天边的狂风卷着乌云与海连成一片,这正像晓明的浓云壁山。下句是“浙东飞雨过江来。”那瓢泼大雨被风吹着,从东面飞过江来。这也正像晓明的水,横江东来。浓云壁山,横江东来,晓明的湖山吟至简至浓,那诗意轻易不出现,稍然隐没在纯一之境,隐没在浓山浓水的整体之中。在这深沉的隐没的后面,往往有一种沉吟,一种虎啸龙吟般的沉吟。这种沉吟,连同它的浓、它的静,深深地打动着我们的心。

晓明近年始画夜湖。夜湖之绘,是要以夜的浓来蕴发纯然之境。夜的浓、树的浓、湖的浓,浓在了一块。如若黄宾虹先生的“墨团团里黑团团,黑团团里天地宽。”在这些墨团的根处,发出痉挛似的亮艳。尤其是那些素描,黑密厚重,直若碑石。这纯然的夜境,与纯山、纯水一样,唯其纯,让晓明的沉着得以自在的栖落,得以快意的浸润。这种沉着里,有独步的仪态,有远行的宏阔,有卷地忽来的明快。它需要反复的重温,而这些纯然之境正是这份沉着呼吸相赠的境所。晓明痴迷于这种境域的重温。那种重温之中的情往似赠的亲熟,兴来如答的会心,转瞬即失的捕捉,最令晓明得意和欢快。在这欢快之境中,绘画的虚与实、滞与爽、痛快与纠结,都凝在一处,诸多的形得以释放。心凝形释,诸般表现只在一瞬,举手有意,挥臂含情,沉着的深处,总涵温厚的衷情,直若一个返乡者,在凡常之境中,频频泛起重游、重返、重温的不尽涟漪。
 
“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这是王维《终南山》中的名句。王维的诗句总有一种可居可游的相安之感,又是那种无独无我的纯然之境。晓明的画也让我想到这诗句,水山入看无,笔色回望合。在不断的重复之中,我们追随这湖山之吟,持续地逼近某种沉厚的纯然之境,并一次次地品赏重温的暖意。
 
 
2021年10月30日
 


展览前言

蒋梁


章晓明的画风简约典雅、潜隐持重,开合大气又含蓄微妙。他的绘画以理入境,化理于景,中虚而静,通而有间,一如他的为人和性格。

他从油画系走廊画到木工房,从窗外楼群画到室内空间,从静物、花卉,一直推向那一片湖山。他研究视觉观看、研究空间结构,研究境域在场。他的绘画经历从早期抹去重来构成的混沌激越到中期的平和淡泊、单纯简洁,再到近期的宏大交错与气息浓重。循回往复,视线绵延。

章晓明尤其以钱塘湖山风物为绘画主题。他生活于此,长期浸润,得之通透。江湖敛瞑色,湖光收夕霏,山山唯落晖,树树皆墨色,一片湖山在其反复描绘之中,皆成湖心物境。对章晓明来说,西湖不是中国文人墨客的文化心灵,也不是无数现实景点的风光聚集,更不是江南传统文化符号的当代想象。这里,西湖是一种知觉与被知觉的世界的关系,是内在体验的综合,是身体被包围的经验,是境域化的在此之中。这不是画家在某个空间内的临时逗留,而是居住与存留,熟悉与照料,依寓与呼吸,是一种在世存在的意蕴,是特有的现象场中展开的整体因缘联络。

在此因缘联络中,感知交汇,一次次重新开始,一次次叠加综合,进入画家内在世界之中。素描与油画,铅笔与木炭,室内与室外,巴黎与杭州,塞纳河与钱塘江,亮色调与暗色调,白昼和夜晚,曾经与当下……同时进行,交叉叠合,回旋往复,互相映射,交织成关于湖山特殊的绘画复调。这正是章晓明众多作品呈现出来的总体感受。在这复调中,绘画自身的丰富性慢慢展开,画家的体验互相依赖生存,仿佛在回音之中浮动。在技术图像时代,在浅表、粗糙、躁动的年代,他沉浸于绘画真实的体验,触及深处,并持续地拓宽着疆域。

本次展览试图呈现章晓明三十年具象表现绘画实践内在的脉络和层次,分为“意蕴”、“叠合”、“回响”、“复调”四个篇章,它们在时光中起伏,成为画家朝向湖山主题低声吟唱的韵律。



展览现场·一号厅

一、意蕴


这里是《家园》系列和最近三年的《湖光山色》系列。画家长期面对湖山作综合、非直接的描绘,呈现感知印象的交错与重现。画面尺幅巨大,静谧深邃。夜色的意蕴在层层覆盖的透明油彩中弥漫开来,浸润湖山与树林;树梢间的蓝色湖面,是沉思的因缘;夏夜的光仿佛西湖深处无数重的眼睛,朝向内心的凝视,在遮蔽中寻找着那一件不属于遗忘的事物。


展览现场·一号厅
 
二、叠合

近年来,在矗立于钱塘江对岸半空中的高层新画室里,俯视宽阔明亮的滔滔江水,画家也对景写生了很多幅大画。画面依然是简约概括,色调依然是温文婉约,令人想起他原先画的西湖水。感知在此汇聚叠合成含蓄丰沛的母床,在历史的千重反光中, 朝着一个更遥远的国度回望。古典时代的流光遗韵,无穷变幻中的心灵微光,江水如蓝,却洞悉了渊源与奥秘。 


展览现场·五号厅

三、回响

这里呈现 2000 年之后的湖山木炭写生素描。它们与油画产生延续性的关联描绘,包括画室窗外的城隍山,中河两边高耸的水杉,画室的空间、孤山山坡上的古树等。虚明朗其照,闲邃笃其情。画面沉郁浓重,神秘朦胧,涳濛回响。素处以默,妙机其微,柳阴路曲,幽人空山。




展览现场·四号厅

四、复调

1991 年开始,画家结束了传统写实绘画的经历,向一个可见世界返回。他以直观写生为绘画方式,从油画系走廊、颜料、窗外的楼群、画到巴黎塞纳河畔的风景和楼顶,一直回返至那一片湖山。晨曦暮霭 ,烟散云合,山光浮水,映月浮光 ,在往复之中,沉淀成湖山精神的复调乐章。




展览现场·七号厅


观展指南



本次光达美术馆展览公众开放时间为2021年11月11日-2022年1月10日,周二至周日10:00-17:00(16:30停止入场),周一馆休。本次展览免费对公众开放,个人参观无需提前预约,15人以上团队请提前将团队信息发送至我馆进行预约。

展览开放期间,每周六为光达美术馆创作日,活动当日参观者可在美术馆前台领取铅笔、油画棒、速写纸等材料进行创作,作品可以选择自行带走或留存在美术馆。


参观须知:

1、根据杭州市疫情防控指挥部最新部署,入馆前主动佩戴口罩并出示当日健康码和行程码后,出示有效证件于前台登记后入场参观。出现以下情况的观众谢绝入场:
(1)当日行程码或健康码为黄色、红色。
(2)不配合体温检测,不文明行为,明显违反防控规范等行为者。
(3)体温异常(≥37.3℃),或有感冒、咳嗽、气促等症状者。
2、疫情防控期间须服从馆方限流安排。为避免人员聚集,尽量与他人保持1.5米以上距离。
3、老年人、残障人士、儿童等观众需在监护人陪同下入馆参观,监护人须对其行为和个人安全负责。

相关新闻